(1 / 2)

夜幕降临,秦朗手中拿着一个银针盒,独自行走在“三香”小区入门处的人行道上,面容有些苦涩。

他是一名针灸师,三个月前刚应聘进入云海市的一家养生会所工作,前两个月,他的业绩在所有针灸师中垫底,本月眼看着又快过完,他的业绩还是半死不活的,按照公司的规定,连续三个月业绩排名垫底的针灸师,会被辞退!

秦朗不想丢掉工作,他还得靠着这微薄的工资生活。可他很清楚,这份工作很难保住。

正当秦朗为此苦恼的时候,一辆原本应该行驶在车道上的小汽车,却不知是什么原因,竟然笔直冲上了人行道,朝他撞来!

砰!

秦朗被撞得往后翻了几个跟头,脑袋刚好碰在了路灯的金属立柱上!

顿时,秦朗就感觉脑袋疼得厉害,脑袋内传出了强烈的眩晕感。

肇事小车停了下来,一个染着金色头发、满脸横肉的家伙下了车,走过来查看情况。

围拢过来的行人一见这人,立即都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,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,而秦朗看清楚这人后,心中也是暗暗叫苦。

“哟,这不是住五单元的秦朗么?不好意思,刚才只顾着打电话,蹭了你一下,不过你也没多大事嘛,哥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“金毛”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随便瞄了秦朗一眼,就转身上了车。

“一个苦逼打工仔,撞了就撞了,只要没撞死撞残,还怕那秦朗敢找老子的麻烦?”

“金毛”冷笑着,开着车扬长而去。

没人敢上前阻拦,众人都知道“金毛”是小区内臭名昭著的恶霸,秦朗被“金毛”撞了,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秦朗眼睁睁看着“金毛”嚣张地离开,内心愤怒不已,紧接着就两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

就在秦朗晕倒的同时,夜空之中一团肉眼不可见的白色光球,却以极快的遁速,像长了眼睛一般,径直冲入了秦朗的脑袋中,然后消失不见……

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住院部内。

秦朗缓缓睁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正躺在雪白的病床上,便明白自己已经被人送到医院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