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高手,这是高手(1 / 2)

木文家主为了让自己女儿,和李轩辕能够成其好事,自然是要要说这两人感兴趣的话题。

纯阳真人和醉月居士,目前对李修缘的话感兴趣。

所以,他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这还不是重点,重点是,他还要净是挑着好的说。

更何况,这样以来,也能彰显自己的有内涵。

李修缘简直抚额,无语。

一失足成千古恨啊!

这尼玛,刚到这里的时候,正好遇到了他们吃饭。

木文家主在知道他和李轩辕有关系之后,肯定是要让他一起吃的。

而木文家主心想着,李修缘的打扮是出家人,想要让厨房给他做素菜。

谁知李修缘自己却拒绝了,说一起吃无妨。

李修缘的本意是不想人家麻烦给他做素材菜,所以说一起吃。

当然了,李修缘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想吃肉才会如此。

坏就坏在,他就不该喝酒,而木文世家的花雕简直是一绝。

喝多了,话匣子一打开,什么话就来了,才有了李修缘现在尴尬的局面。

“两位有所不知,大师说,‘世人笑他太疯癫,他笑世人看不穿’。”

纯阳真人拍手叫好,“真不愧是大师,走,咱们陪大师喝两杯。”

“成,我这就吩咐下人准备好酒好菜。”木文家主给女儿使了个眼色,赶紧离开。

此时此刻,李修缘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,来面对纯阳真人和醉月居士了。

即便是他现在说自己其实只是个渣渣,随便来个人都能把他碾压,这些人会相信吗?

木文元香为了博取好感,一个劲儿叙述先前的事情,其实她自己也没有看到多少。

纯阳真人暗暗称奇,想不到一件破僧衣,竟然连入魔的李轩辕都能困住。

就用一招,还把李轩辕的魔气给净化了。

高手,这是高手,是大能者!

李修缘真的一个劲解释,可是人家非是不听,还觉得他在低调。

这就导致了纯阳真人一大把年纪,非要跟李修缘称兄道弟。

若不是李修缘以出家人当借口,恐怕现在还多了个九十岁高龄的大哥。

醉月居士也松了一口气,不然他要叫李修缘什么?

“阿弥陀佛,我来此地是为了避免李轩辕的悲剧发生,既然已经完成,我也要离开了。”

李修缘认命了,心累,不想解释。

反正他很快就要回去,他们以后也见不到。

“大师,先吃点东西吧,您救了我,我还没好好跟你道谢。”李轩辕挽留到。

好像时间尚早,没有这么快回去,那就吃饱了再说。

刚才一番打斗之后,他早已感觉身体被掏空,还是先恢复一下,免得回去的时候难受。

“那就多谢了。”李修缘双手合十。

木文元香回了闺房,李轩辕因为身体没回复,所以也去客房休息。

四个人到了饭厅,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,李修缘唾液不断分泌。

木文家主知道李修缘爱喝酒,特意把他的酒壶拿去给小斯,让下人装满。

半盏茶过去,李修缘在桌上吃得正开心,拿他酒壶装酒的那个小斯,打着空手回来了。

“老,老爷。”

“什么事?不是让你把我们家上好的花雕给大师装满酒壶吗?怎么酒壶没带过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