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对佛家有了怀疑(1 / 2)

鲤鱼精闭上眼,将手放在李修缘的手腕上,替他把脉。

过了片刻,他眉心一皱,才放开李修缘。

“怎么样了?我道济师叔还好吗?”必清赶紧询问。

陈亮也问了一句,“就是,到底怎么样了,我师傅没事吧?”

谁知鲤鱼精根本就不看他们,而是摊开右手,手掌心出现了一把匕首。

“啊!你要干什么!”广亮大喊一声。

其他人也着急了,这鲤鱼精该不会是来寻仇的吧?

还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去阻止,鲤鱼精便伸出左手来,往自己的手腕划了一刀。

赵斌面色古怪,小声开口,“陈亮,必清师兄说,这人跟我们师傅有仇,可是为什么他要伤害自己?难道说,伤在他身上,痛到我师傅身上?”

陈亮白了一眼赵斌,“乱想些什么,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鲤鱼精将自己的手腕划了一刀后,便将手伸到李修缘的嘴边,并掰开李修缘的嘴。

从手腕里流出来的血液,顺着他的手,流进李修缘的嘴里。

众人看着这一幕,虽然不是很明白,但也知道,鲤鱼精是不会伤害李修缘的。

片刻过后,鲤鱼精又给李修缘把了一次脉,感觉到他的脉搏跳动得比先前强劲有力,这才放下他的手。

随后,鲤鱼精一脸苍白地站起身来,大家发现,他的人形也有些消散。

“你没事吧?”陈亮看着鲤鱼精摇摇欲坠,赶紧扶住他。

鲤鱼精摇了摇头,“放心吧,我没事,他受了很重的内伤,一时间气急攻心,还伤了心。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是有我的血,他不会有危险的。”

当然,鲤鱼精没有说,其实这血表面上是从他手腕流出来的,实际上,是他的心头血。

本来鲤鱼精是好不容易可以化成人形,这下子失去了不少心头血,估计又要一条鱼的模样待一阵了。

不过他并不后悔,原本就是他做错了事情,李修缘没有杀了他,还将他带回来,成为佛修。

这一点,就已经恩同再造,即便他没有说出来,但也铭记于心里。

现在李修缘有危险,他肯定不能坐视不理。

好在,他现在是佛修,精血还能给李修缘疗伤,算是报恩了。

“陈亮,你赶紧送他回去休息吧,他的身形维持不住了,让他回到水缸,能快些恢复。”白灵站在地上赶紧开口。

因为白灵自己也是妖,虽然有李修缘的一块金身佛骨强行改为了佛修。

但是妖的情况,她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,自然也知道鲤鱼精用的是心头血救李修缘。

在白零心中,对鲤鱼精也多了不少的好感。

“好的,我马上送他回去。”陈亮点头,扶着鲤鱼精去了前院。

很快,陈亮将鲤鱼精送回了水缸,他又折回了李修缘的禅房。

“师伯,师兄,你们两个回去休息吧,我会守着师傅。”陈亮让二人回去休息。

必清却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,你们回去休息吧。我都记不得道济师叔是怎么受的伤,但是我和监寺师傅在这守着,应该好一些,你们去休息就是。”

这一次,难得广亮都没有拒绝,他也同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