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“晦气,真特娘晦气!”

慕凡今天一整天都在恍惚中度过,心情无比郁闷,好不容易捱到下班,步行回租住在医院附近的宿舍。

一切都因为他白天撞破了科室主任的破事,那家伙居然利用职权便利,来获取病人家属的美色,简直与那觊觎他人娇妻的曹贼无异。

慕凡气不过,故意破坏打断他们,却也立马得到现世报,被科主任穿了小鞋,他从胸外科调到了急诊科。

急诊科说白了,就是医院的临时处理中心,又叫做病人分理中心,顶天了做点救急的处理,这和慕凡立志成为医术精湛的主刀医生的理想实在是相差太远了。

租房就在前面,路口拐一个弯,进入巷子就到了,他才转角,就看见一辆保时捷停在巷口。

车上面下来一道身影,很绅士的走到副驾驶,拉开车门,慕凡一愣,副驾驶下来的人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叶茹吗?

两人都是湖城医科大学的实习生,叶茹学的专业是儿科,实习单位在湖城市妇幼保健医院。

只见她面若桃花,下车后还给了那男子一个拥抱,男子也顺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

两人分开,男子上了车,叶茹目送他离开,整个过程很短,但是慕凡看到的已经很明确,自己的女朋友劈腿了。

顿时一道血气涌了上来,几步跑上前去,一把拉住叶茹问道“你在干什么?刚刚那是谁?”

叶茹一惊,发现是慕凡,旋即正色道“什么跟什么?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?”

劈了腿被自己抓了现场还表现得如此镇定,看来劈腿的时间很长了。

“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?我刚刚都看见了。”慕凡此刻变得很冷静,两人在一起差不多两年,忽然发现一直深爱的女友劈了腿,无火是不可能的,但更多的是寒意。

叶茹见再也隐瞒不住,随即换了一张脸道“既然你看见了,那也没什么好说的,我们分手吧。”

语气十分冷漠,慕凡听得一阵阵心寒。

“我对你不够好?还是不够爱你?”

“嗤!”叶茹白了他一眼,“拜托!这个社会很现实的,对我好爱我有用吗?你能给我想要的生活?你能满足我的物质需求吗?慕凡,接受现实吧,光有爱情没有面包的日子,是过不下去的。”

“我们还年轻,我也一直在努力,拥有一颗不甘平庸的心,我不信我没有出人头地的时候。”慕凡愤怒地反驳。

“拉倒吧!你未来的出路在哪里?而且我今天还听说你得罪了你们科主任,被赶去急诊科,天呐,哪怕你能在急诊科混上主任医师又能怎样呢?”